工地外骑电动车被勾住摔倒 镇海这个大姐关键3步获得赔偿
稿源: 宁波晚报   2019-03-15 07:57:00报料热线:81850000

  这两天,镇海九龙湖的孙大姐松了口气——拿到了施工方1.5万元的赔偿。此前,孙大姐骑电瓶车经过该施工方工地时摔伤。

  镇海区九龙湖司法所的工作人员评价:“孙大姐的做法,可以说是这类案件维权的样板。”

  摔倒后,她第一时间报警

  那天早晨,下着雨。孙大姐穿着雨衣,骑着电瓶车经过了这处工地。一个不小心,宽大的雨衣被工地外围的防护栏勾住,车子却还在向前,孙大姐连人带车摔倒。

  当时,她疼痛不已,但冷静地观察了四周。“围挡的防护栏设的有问题,很靠外面,而且不规整。雨衣宽松,很容易勾住。这个工地有责任。”于是,她第一时间报警。

  交警前来固定了相关证据,并出具了事故责任书——孙大姐对本次事故负主要责任,施工方负次要责任。

  孙大姐被送往医院,经诊断锁骨骨折,住院一周,用去了1.8万元左右的医疗费。

  孙大姐是本地人,也将这事及时告诉了村里、镇里的有关方面。病情稳定后,孙大姐来到九龙湖司法所,申请要求调解。

  最后,双方达成了调解协议,施工方承担事故30%的责任,经核算一次兴赔偿孙大姐医疗费、护理费、误工费、交通费等合计1.5万余元。

  对这样的调解结果,孙大姐表示满意。她说:这已是不幸中的万幸,很多人就当自己运气不好,吃了个闷亏。

  很多人当时自认倒霉,事后维权太难

  “确实如此,类似的案子很多。但是,像孙大姐这样,拿到合理赔偿的少之又少,的确可以给很多人提个醒。”九龙湖司法所的工作人员翻开了近期的案宗,向记者介绍起来。

  比如——一位老人跌了一跤入院,伤势严重,家属提出的索赔额度高达15万。可是,最后只得到了象征性的赔偿。“老人摔倒的地方,曾经做过施工,开挖了50平米厘米不到的一个坑。虽然进行了回填,但是不够平整,也没有警示标示,老人就摔倒了。当时就自认倒霉离开了,事后想追责,太困难,也没证据了。而且,谁都不承认这个坑是自己挖的。”

  比如——工地外,曾经停着一辆大车。大车开过后,路面有所凹陷。一位村民骑车经过,连人带车摔倒,摔成骨折。

  至于因为施工现场没有设置防护栏或警示标识,导致行人受伤、车辆爆胎的,更是不胜枚举。

  “大的施工工地一般封闭式施工,施工也规范,不容易出类似事故。小的施工工地,往往开放式作业,施工又随意,反而特别容易出这类事故。”工作人员说,碰到类似情况,群众往往自认倒霉,认为自己运气不好才会无故受伤,就离开了现场。事后想要再维权索赔,难度就太大了。一个难点是不知道找谁索赔,施工项目往往层层转包,难以确定责任主体;二是事后取证难,难以认定责任。

  他说,孙女士的维权案例有样本意义,其中做到了三个核心要点。

  首先,第一时间报警,固定证据,拿到了警方开具的责任认定书。

  其次,联系当地政府部门,确定了工程的具体施工方。

  另外,通过司法部门理性维权。

  正是因为做到了这几点,孙女士的维权要顺利得多。在很多案例中,施工方的责任本该负主要责任或全部责任,当事人却很难拿到赔偿。 

  首席记者 王颖 通讯员 王斌

编辑: 陈奉凤纠错:171964650@qq.com

工地外骑电动车被勾住摔倒 镇海这个大姐关键3步获得赔偿

稿源: 宁波晚报 2019-03-15 07:57:00

  这两天,镇海九龙湖的孙大姐松了口气——拿到了施工方1.5万元的赔偿。此前,孙大姐骑电瓶车经过该施工方工地时摔伤。

  镇海区九龙湖司法所的工作人员评价:“孙大姐的做法,可以说是这类案件维权的样板。”

  摔倒后,她第一时间报警

  那天早晨,下着雨。孙大姐穿着雨衣,骑着电瓶车经过了这处工地。一个不小心,宽大的雨衣被工地外围的防护栏勾住,车子却还在向前,孙大姐连人带车摔倒。

  当时,她疼痛不已,但冷静地观察了四周。“围挡的防护栏设的有问题,很靠外面,而且不规整。雨衣宽松,很容易勾住。这个工地有责任。”于是,她第一时间报警。

  交警前来固定了相关证据,并出具了事故责任书——孙大姐对本次事故负主要责任,施工方负次要责任。

  孙大姐被送往医院,经诊断锁骨骨折,住院一周,用去了1.8万元左右的医疗费。

  孙大姐是本地人,也将这事及时告诉了村里、镇里的有关方面。病情稳定后,孙大姐来到九龙湖司法所,申请要求调解。

  最后,双方达成了调解协议,施工方承担事故30%的责任,经核算一次兴赔偿孙大姐医疗费、护理费、误工费、交通费等合计1.5万余元。

  对这样的调解结果,孙大姐表示满意。她说:这已是不幸中的万幸,很多人就当自己运气不好,吃了个闷亏。

  很多人当时自认倒霉,事后维权太难

  “确实如此,类似的案子很多。但是,像孙大姐这样,拿到合理赔偿的少之又少,的确可以给很多人提个醒。”九龙湖司法所的工作人员翻开了近期的案宗,向记者介绍起来。

  比如——一位老人跌了一跤入院,伤势严重,家属提出的索赔额度高达15万。可是,最后只得到了象征性的赔偿。“老人摔倒的地方,曾经做过施工,开挖了50平米厘米不到的一个坑。虽然进行了回填,但是不够平整,也没有警示标示,老人就摔倒了。当时就自认倒霉离开了,事后想追责,太困难,也没证据了。而且,谁都不承认这个坑是自己挖的。”

  比如——工地外,曾经停着一辆大车。大车开过后,路面有所凹陷。一位村民骑车经过,连人带车摔倒,摔成骨折。

  至于因为施工现场没有设置防护栏或警示标识,导致行人受伤、车辆爆胎的,更是不胜枚举。

  “大的施工工地一般封闭式施工,施工也规范,不容易出类似事故。小的施工工地,往往开放式作业,施工又随意,反而特别容易出这类事故。”工作人员说,碰到类似情况,群众往往自认倒霉,认为自己运气不好才会无故受伤,就离开了现场。事后想要再维权索赔,难度就太大了。一个难点是不知道找谁索赔,施工项目往往层层转包,难以确定责任主体;二是事后取证难,难以认定责任。

  他说,孙女士的维权案例有样本意义,其中做到了三个核心要点。

  首先,第一时间报警,固定证据,拿到了警方开具的责任认定书。

  其次,联系当地政府部门,确定了工程的具体施工方。

  另外,通过司法部门理性维权。

  正是因为做到了这几点,孙女士的维权要顺利得多。在很多案例中,施工方的责任本该负主要责任或全部责任,当事人却很难拿到赔偿。 

  首席记者 王颖 通讯员 王斌

纠错:171964650@qq.com 编辑: 陈奉凤

菅家婆摇钱树王中王